• 赵乐际出京开重要会议 与王岐山共同关注这个焦

    2019-05-27 11:24:49

    5月20日至22日,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出京赴湖北,开了一个重要会议,名字叫市县巡察工作推进会。 在政知君的印象中,两年前,时任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湖南调研时,也曾召开过有

      5月20日至22日,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出京赴湖北,开了一个重要会议,名字叫“市县巡察工作推进会”。

      在政知君的印象中,两年前,时任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湖南调研时,也曾召开过有关巡察工作的会议,不过那次是座谈会,这次是推进会。

      大家听“巡视”比较多,听“巡察”则比较少,这个工作,与群众身边的腐败有关。

      在2017年9月,时任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湖南调研时,召开了巡察工作座谈会。

      巡察要聚焦再聚焦,突出扶贫攻坚这个重点,发现和惩治群众身边的“微腐败”。要检查基层党组织党的领导是否坚强、政治生活是否健康、党的组织是否健全、党员干部是否切实发挥先锋模范作用。

      在那次王岐山调研的前两个月,《中国巡视工作条例》进行了修改,巡察制度被“高规格”写入,“党的市(地、州、盟)和县(市、区、旗)委员会建立巡察制度,设立巡察机构,对所管理的党组织进行巡察监督。”

      它就是巡视工作向市县的延伸,给基层老百姓一条直接反映问题的渠道。用大白话说,巡察,就是基层老百姓身边的巡视。

      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部署开展巡察工作,15个副省级城市全部建立巡察制度,336个市(地、州、盟)、2483个县(市、区、旗)开展巡察工作。截至2017年5月底,共巡察党组织14.4万个,其中乡镇党委2.3万个、占全国总数57.9%,村居党支部8.2万个、占全国总数12%,巡察监督利剑作用初显成效。

      今年2月,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发文称,农村“熟人社会”、人情干扰问题比较突出,家族和姻亲关系错综复杂,群众反映问题顾虑较大。

      补一句,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和巡察是有关系的,它指导推动省区市党委建立巡察制度,统筹谋划、规范开展巡察监督。

      在这次的推进会上,赵乐际提出,“重点解决好政治监督泛化简单化、熟人社会监督难、巡察整改不实等问题,不断提高巡察工作质量。”

      5月23日,《福建日报》发了一篇报道,标题是《我省印发深化省纪委监委派驻机构改革意见》,这是去年10月中办发文后,再有一个地方开启改革。

      中办发的意见,全称是《关于深化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机构改革的意见》,意在“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和反腐败斗争向纵深发展”。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机构监督的是监督驻在部门领导班子及其成员和司局级干部。

      据福建的这份方案,省纪委监委的派驻机构首要任务是“监督驻在部门领导班子及其成员、其他省管干部和处级干部”。

      早在2013年11月,王岐山在湖北调研时就提到,探索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全面派驻纪检机构,创新巡视方式方法,实现巡视全覆盖。

      如果细心的话你会发现,这个重要部署也是有层次的——先实现全覆盖,再着眼于领导体制、监督质量的进一步提升,即“纵深发展”。

      2015年3月,中央纪委首次向中央办公厅、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全国人大机关、国务院办公厅、全国政协机关派驻纪检组。

      2015年11月,中办印发《关于全面落实中央纪委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的方案》,明确中央纪委共设置47家派驻机构,其中综合派驻27家、单独派驻20家,实现对139家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全覆盖。

      这轮改革成效不错,但也有问题,典型的比如有派驻机构担当精神不强、监督手段单一,也有派驻机构定位不准、职能发散。

      赋予了监察权限是意见的一大亮点——监督对象从党员干部扩展到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履行的是党的和国家监察两项职责。

      1月17日,浙江召开深化派驻机构改革动员部署会,提到“做到底数务必要清晰,确保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纳入监察范围”。

      在中办的文件中有一句话曾备受关注,即“分类施策推进中管企业、中管金融企业、党委书记和校长列入中央管理的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

      在省级层面,推进省属企业、省属金融企业(机构)、省管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也是重点。

      省管企业纪委书记由省纪委监委任命为监察专员,设立监察专员办公室,与纪委合署办公

      将省管金融企业纪委改设为省纪委监委派驻省管金融企业纪检监察组,撤销企业内设监察部门,充实派驻纪检监察

      省属公办本科高校纪委书记由省纪委监委任命为监察专员,设立监察专员办公室,与纪委合署办公